【伦语嘉音】远红外线作用(一)



被誉为“生命之光”的远红外线对生命物质有什么作用呢?





(1)合成DNA和RNA的原料三磷酸苷分子中的高能磷酸键所释放的量子能量为42~50千焦耳恰好与2~3微米远红外线光子能量相当。

(2)占人体重量60%~70%的体液中的水分子的氢键键能,相当于2~7微米的远红外线光子的能量。而氢键在生命物质中至关重要,它对生命物质结构和性能的稳定,维持正常生命活动具有重要的意义。

(3)人体细胞生长繁殖是以脱氧核糖核酸即DNA的合成、复制为基础的。而作为生物大分子的DNA是双螺旋结构,其中含有大量氢键。DNA的分解或合成由其氢键的断裂或结合所引起,而此两种氢键相应波长分别为2.6微米和4.4微米,相应的光子能量正好处在远红外线光谱范围内。

 



 

   

(4)蛋白质酶等生物大分子中含氢化学键的伸缩振动的光谱吸收峰也在2.5微米远红外线区。

(5)遗传物质DNA分子中的激发态的能量也处于远红外线波段。2~3微米的远红外线容易产生频率相同而方式多样的激发。这种激发有利于DNA进行复杂灵活、精确而又协调的能量转移,在遗传信息的储存和传递,分子特异性的表达中发挥重要作用。

(6)人体组织中的O—H键伸展,C—H键伸展及H2O键弯曲的振动,这些生物键对应的谐震波长大部分落在3~6微米波段,相应的远红外线辐射可以有选择的激活单个的分子组织并引起复杂的变化过程。 

 

 



 

 
 

    

     综上所述,现代生物医学与量子生物学的研究已证明,氢键不仅对核酸、蛋白质分子的二、三级结构有决定意义,而且遗传信息由DNA—RNA—蛋白质的传递都有赖于氢键的形成与断裂。氢键的键能相当于远红外线区2.7~4.1微米光量子。核酸分子中磷酸二氢键的键能为相当于远红外线区2~3微米光量子。总体来看,人体中生物大分子及其所处的渗透环境,其功能基团及化学键的特征振动频率基本上都处于2.5~15微米的远红外光谱区段,主要部分在2.4—6.2微米区段。

只要我们采用相应的很小能量的远红外线辐射频率,可以有选择的激发单个的或者一群分子或细胞组织,生物组织内即可产生很大的场强,从而产生很好的生物效应。

 


 

 

      

 

远红外线对人体的三大重要作用:

1.活化水分子的作用

    分子生物学告诉我们,人体组织70%以上是水分子,人的生理活动离不开水的参与,因此,人体吸收远红外辐射能以后,体内的水分子发生了什么变化,自然是人们关心的问题。众所周知,水是由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通过原子化合而形成为极性分子,所以可以用电解的方法将水变成氢和氧。此外水分子中的“氢键”不是原子化合键,而是水分子之间的“分子键”。在化合物分子中凡是和电负性较大的原子相连,这样形成的键叫做氢键。能形成氢键的原子都具有较小的原子半径和未共用电子对。水、乙醇、醋酸等分子缔合现象及蛋白质和核酸分子的立体结构都与氢键有关。氢键与普通键不同,其键较长,键能较小,容易造成破坏断裂。

    由于氢键的作用,使临近的水分子间形成大的分子,即水分子发生了缔合,通常有36~37的水分子缔合在一起。

    平时,人体内的水分子由于氢键的作用而被缔合成大分子团,导致水分子的活性降低和老化。当人们接受远红外光的照射以后,氢键的键能刚好在4~14微米远红外区域的光子能量之内形成共振,把体内某些缔合水分子的长链切断,引起群组的缩小化,形成小分子团水,一般以5~6个水分子的构造的水质为最优。

 


 



 

    

     

2.远红外活化组织细胞的作用

4~14微米的远红外辐射作用人体时,对人体内老化的大分子水产生共振而使分子团裂化变成较小的水分子团,在这个过程中,使吸附在老化了的分子团表面的污染物质得以去除,水分子比重上升,附着于细胞膜等表面的水分增加,增加了细胞水层表面的张力,进而使细胞膜的渗透性增强,使水分子透入细胞膜的数量和速度大为增加。一方面对细胞进行清洗,加强了有毒物质的排泄;另一方面氧和养料等物质和能量交换得以加强。还有更重要的一种作用,那就是细胞膜及细胞内钙离子不仅数量增加而且活性增强。作为生物第二信使的钙离子,与细胞运动、细胞分裂、胞饮、胞吐、受精等等一系列的活动密切相关。有关钙离子活性与数量的增加,又刺激了细胞膜的酶系统,更增加了细胞的活性,增强了免疫力。因为细胞是生物结构与活动的基本单位,细胞生物学是生命科学的基础科学,是联系宏观和微观的集散场。著名生物学家E.Bwilson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一个生命科学的奥秘必须在细胞中寻找。”细胞活化了,整个生命活动均处于最佳状态,这从另一角度,也证明了远红外线对生命的重要性。

 


 

(待续)

 

嘉医养  逆生长